太久没有更新博客,最近访问量已经直线下降了,这篇博客就当是写给我自己看的吧。

 

  四年多前的那个秋天,我误打误撞地接触到了 OI ,并从此走上了这条路。可这么多年来,我也都不明白,那到底是冥冥中注定的选择还是上帝掷的一个骰子。初二的我可能从来都不曾想到,那时竟是我 OI 生涯里的巅峰。

  初三二等滚粗,高一高二联赛都爆炸,省选爆炸,若不是 NOI2018 在本校举办,这一次我也不可能有机会成为超额选手。

  然而成为了超额选手,只是让我接着爆炸了两次。THUWC2018 没有进面试,WC2018 Cu 滚粗。

  可能我与他们的差距终究太大,上帝开了个玩笑把我前14年的失败全都移到了这两年,让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从一个队伍前走到了队伍后。聪明的人太多了,而你又不够勤奋,除了自己,你又能责怪谁?

  这天没有夕阳把我 \(\sqrt 3\) 米的影子投射到3米,也没有北斗连成一杆枪对着泛红的地面,只有回家路上司机抽的烟把我呛得要命。

  十天的时间里,积雪一点点地消融了,立春了,人们给了我这个名字,而我却根本没有它那样灵动。其实雪是自顾自地在融化,人心也是自顾自地在凝结,你晚上望着月亮,或许只有樟树明白你在想什么。

  此博客可能暂时要停更了,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,也许一直也不会回来。

  愿归来时,仍是少年。

  丁酉年腊月廿四夜